电子经理人 情报中心 博 客 论 坛
 
今日视点   热点推荐   行业动态   市场分析   政策解读   人物访谈   数据在线   网络通讯   消费电子   I T 数码  光电激光

您的位置: 世界经理人 >电子> 行业动态 > 动态

 

透视!中国的“电子垃圾之都”
电子经理人EE.ICXO.COM ( 日期:2007-08-17 16:38:03.0)



  [电子经理人]这是我们对广东省贵屿镇的环境调查日记,贵屿镇是电子垃圾最集中的地区之一,这样的行程也让我们极其震撼和难忘。

hspace=0

  我们坐在颠簸的三轮载客摩托车里在各条街道上穿行,不断出现的装满各种各样电器的车辆,道路两旁大量的正在拆解各种电器、电路板、塑料及其他各种东西的家庭作坊,以及空气中不时传来的刺鼻气味,一再提醒我们已经来到了这个著名的电子垃圾拆解基地——贵屿。

  贵屿的确是著名的电子垃圾拆解基地。它每年要吞吐掉上百万吨的电子垃圾(大部分源于进口),在居民收入大幅提高、各种各样的可利用资源的大量回收的同时,对环境的严重污染引起世界性的关注。然而,对贵屿人来说,某种程度上却又是他们能够得到的相对较好的结果。

hspace=0

  贵屿位于汕头市潮南区,占地面积52.4平方公里,下辖四个片区28个村(居),15万常住人口。贵屿地处潮阳市、普宁市和揭阳市的交界处,在2003年3月潮阳市被重新划入汕头市以前,三市对这里的管理互相推诿,结果导致贵屿成为典型的“三不管”地带。不过,对贵屿来说,最重要的一点是在于贵屿镇处于粤东练江的西岸,同时又处于一片低洼地的中央地带,这种地形使得贵屿成为严重的内涝区,农业生产基本没有保障。建国以前,由于当地地理的优势,贵屿开挖了发达的水上通道,成为潮汕地区的水路枢纽之一,这也是“贵屿”名称的由来。水路的发达给贵屿人提供了很多农业以外的就业机会和收入来源。但在建国以后,随着公路的扩建和水路的废弃,贵屿人在这方面的优势和机会就完全失去了。

hspace=0

  面对如此沉重的生存压力,而在潮汕地区严重“人多地少”的情况下,迁移是不可能的,因此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发挥潮汕人的经商传统。贵屿人的选择是:收购废旧品。贵屿镇的农民在20世纪上半叶就已经开始在临近的地区走村串巷,收购鸡毛、鸭毛、废旧铜铁等等,进行各种各样的废旧品收购,并且逐渐形成为当地另一种意义上的主业。到上个世纪80年代,贵屿人从事废旧物品的收购人数之多使得贵屿在潮汕地区非常著名。所以说到贵屿人,潮汕人的第一反应就是“收破烂的”。

hspace=0

  上个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贵屿开始涉足旧五金电器的拆解生意,并且由于获利丰厚使得整个行业规模逐渐扩大,传统的收旧利废行业在90年代初真正发展成为贵屿人的主业:大面积的土地开始抛荒,贵屿镇区有80%的家庭参与到这个行业中来,并通过这个行业迅速积累财富。而就在此时,国外的电子垃圾通过深圳、广州和南海的转运点,开始大规模地进入贵屿。
  
  电子垃圾中含有非常多的有害物质,在回收处理过程中可能导致严重的污染,因而电子垃圾的回收与拆解一直是国际性的难题。但是贵屿的电子垃圾拆解业大部分是由家庭作坊来进行,这些作坊通常没有必要的设备和相应的技术,更没有充足的资金来降低污染。为了节省成本,家庭作坊往往采用最原始直接的方式进行电子垃圾的拆解,于是不可避免地导致了严重的污染——尤其对土壤和地下水。这些污染在本世纪初引起了香港媒体的注意,并很快就把原本不为人所知的贵屿推向了世界关注的前台。

hspace=0

  但是,如果仅仅是污染问题,贵屿还不至于受到这么强烈的关注。关键在于目前贵屿拆解的电子垃圾主要来源于美日等国,这就牵涉到国际贸易的相关问题,其中包括原本就备受争议的国际贸易道德问题。同时,这个问题又和电器产业整体的环保问题相关联。这种牵扯使得贵屿的问题更加复杂。

hspace=0

  贵屿问题很早就引起了国际绿色和平组织的关注,这次调查也源于绿色和平希望进一步了解贵屿当地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及生活状态的愿望。

  如上所述,这次调查源于绿色和平组织进一步了解当地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生活状态的愿望。在这个“垃圾之城”中,在这个环境受到严重影响同时又非常富庶的小镇里,人们是以一种什么样的状态下进行生产和生活,他们将面对一个怎么样的未来?这本身就是一个让人无法回避、无法安睡的问题。

hspace=0

  在调查组出发之前,我们设定了三个调查目标。首先,希望通过和本地人、外地人各30个个案的深入访谈,了解贵屿镇本外地居民的生活状态;其次,试图通过实地的调查与走访,了解贵屿电子垃圾拆解业的生产状况和组织方式;最后,调查小组希望通过了解当地普通人和当地政府对贵屿发展的看法,来试着探讨贵屿未来发展的种种可能性。

hspace=0

  贵屿是一个富庶的小镇。贵屿镇辖区内,处处可以看见成片的新建楼房,成片新建的传统潮汕地区“下山虎”的房子(造价非常昂贵),以及成片被遗弃的旧“下山虎”。路上随处可见挂着本地车牌的各种进口轿车,几条主街道在繁华程度不亚于珠三角经济发达地区的小镇,颇具规模的几家超市则显示了贵屿人的购买力。而本地比广州还高的物价水平一方面说明了物品供应链的拉长,另一方面也说明了贵屿人的经济收入水平。

hspace=0

  和邻近的广汕公路旁的和平、峡山和陈店相比,远离公路的贵屿规模要略小些,繁华的程度(尤其和当地服装业重镇峡山相比)也略低。但是如果和更加远离公路的谷饶、金玉等镇相比,贵屿无疑是个富庶而且发达的大镇。

hspace=0

  贵屿的经济实力还和家家户户的家庭作坊相关联。无论是在镇区的中心市场地带,还是在偏僻的村庄,无论是拔地而起的楼房,还是路边简单搭建窝棚,都可以看见屋里屋外堆满各种各样的废旧电器、塑料,到处是忙忙碌碌的工人。这样的家庭作坊在贵屿成千上万,构成了贵屿经济的主力。
  
  然而,贵屿也是一个生活极不便的地方。初到贵屿,第一件需要做的事情就是适应当地的空气。在那里,我们经常被突然袭来的刺鼻气味弄得呼吸急促,同时我们还不得不饮用瓶装矿泉水。因为当地除了南阳片区,绝大部分的地表水和浅层地下水都已经不能饮用,而整个贵屿,也只有龙港的部分地区通了自来水。当地的景观之一就是能不时看见跑来跑去的卖水车,这些水从9公里外的陈店运过来,马上从1.5元/吨变成1-2元/桶(40升左右)。运水业已经成为当地重要的行业之一,为数以百计的运水车主提供了就业机会。所以,我们在当地的吃饭问题也成了一个困扰人的事:对店家是否真的是买干净水来烹饪还是就地直接使用地下水的猜测通常使得我们的胃口大减。

hspace=0

  由于每天大量涌入的电子垃圾,贵屿镇的生活环境变得非常糟糕。作为当年的水路枢纽,贵屿境内各地至今还留有大量的河涌,但是这些数以百计的河涌现在无一例外都成为了臭水沟。由于大量倾倒各种电子垃圾拆解后的各种余料和废件,前几年的河水都变成了黑色,只是这两年经过治理才渐渐转变为变成深绿色,散发出的气味也要淡一些。大街上四处可见成堆的电子垃圾和经常堵在街道上正在卸货的大型汽车,使得街道看起来比较脏乱。如果走到镇区和村区之外,那些被抛荒的田地大部分都堆满了各种各样的垃圾。这些垃圾堆放点经常冒出滚滚的黑烟,如果刚巧走在附近,刺鼻的令人作呕的气味和遮天蔽日的滚滚黑烟,着实让人吃惊。

  贵屿还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地方。当地长达十几年的“三不管”的经历,强大的宗族势力,还有由于经济发展而出现的数以万计的流动人口,以及由此出现的本外地人矛盾,使得贵屿成为一个不安全的地方。当地各种宗族势力在历史上就冲突不断,村与村之间的械斗至今仍然常见,这样导致的一个直接结果就是村民们“以暴力解决问题”的思路成为某种定势。而贵屿镇派出所的警员只有12名,以此区区警力面对如此众多而民风骠悍的当地居民,其结果可想而知:很多情况下,大型的村民闹事事件往往源于公安派出所对当地某些人士的拘捕。同时90年代中期以来,大量的外地人流入贵屿寻找经济机会。外地人在为当地提供大量极其低廉的劳动力的同时,由于当地的三不管状态和骠悍的民风,也引发了很多治安问题。本外地人的关系因此而迅速恶化,形成一种既互相依赖又互相没有信任感的关系。这种关系,连同本来就互相不信任的本地人关系,使得贵屿成为一个的确没有安全感的地方。

hspace=0


  于是,富庶,遍地的电子垃圾和作坊,糟糕的环境和缺乏安全感的生活,构成了我们对贵屿的初步印象。

  贵屿——两个世界的生活方式
  
  只要在贵屿的时间呆得稍长的人,都可以明显地觉察到本地人和外地人生活在不同的两个世界中。他们从事不同层次的工作,在不同层次的地方消费,有各自的聚居地,彼此不相往来,互不信任甚至互相怀有敌意。他们生活在同一个地方,但是构成了两个世界。贵屿本地人和外来人的这种状态,人类学家周大鸣称之“二元社区”。
  
  在我们访问的42例本地人和47例的外地人中,本地人和外地人之间的职业极少交叉。本地人大部分是工厂主、作坊主、小生意经营者,而外来人口的主要工作内容则是电子垃圾拆解、搬运、三轮车拉货或载客,和极小部分的小生意经营。他们之间重合的部分只是“小生意经营”。而他们的收入差异自然也非常明显。
  
  由于从事职业的差别和由此带来的收入上的差距,本地人和外地人在消费习惯上有极大的差异。当地一位知名人士这样评价本地人的消费习惯:“他们不会在意价钱,也不会在意用得上用不上,只要他们喜欢,他们就要买下来。”在贵屿的规模较大而档次较高的超市里和饭店里,拥挤的顾客群里大多数是本地人。外来人有不同的消费方式。当我们要求载客三轮车帮我们找个地方吃饭时,如果我们没有特别说明,他们会很自然地把我们拉到那些看起来很不卫生、消费非常低的小店铺:很明显,这才是他们一般常去的地方。甚至这样的小店也不是他们能够光顾得起的,一般一个2元钱或更加便宜的盒饭,对于他们来说就已经够好的了。经过多次试验都有这样的结果之后,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我们不得不在每次吃饭前都指定地点,或者说明要到什么类型的饭店去。
  
  潮汕人都有聚居的习惯,贵屿人也不例外。在当地我们总是可以看见成片的几十甚至上百座新盖的楼房,或者新建的潮汕的“下山虎”风格的房子,以及较为破旧的“下山虎”的房子。那些新建的“下山虎”一般住的是当地的老人——他们住惯了这种老房子,而当地新发达起来的中青年人喜欢住新建楼房。那些破旧的老屋,则多数出租给外地人居住。只有在本社区内,人们之间的交流才比较多。在除了工作和生意之外的多数情况下,外地人社区和本地人社区之间几乎没有什么接触。
  
  不过,就算在杂居——这在华美老市场中非常多见——情况下,本地人和外地人之间的敌意也阻碍了他们之间的交往。在我们的访谈中,几乎每一个外地人都提到本地人对外地人的敌意、歧视和暴力行为,评价当地人最常用的词语是“素质低”、“法律意识低”。大部分外地人都提到本地人随意打骂、歧视和敲诈外地人的故事。其中有一个案例经过多方求证,证明确实发生过:在2001年,就在贵屿镇政府旁边的华美新街上,有三位外地人(二男一女)被怀疑为偷摩托车,被华美的本地居民围住当街打死。其中有多个来自不同地方、互不相识的外来人发誓说亲眼看见一个在华美新街居住的老人,在那3个外来人被打死后,跳到他们的背上去踩。当地联防队和派出所在这个过程中根本就无法控制局面。
  
  而本地人对外地人的评价同样非常差。在贵屿,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是几乎家家都养有那种看门的大狗(而非那些富庶地区常见的宠物狗)。在新建的楼房中,尤其在龙港的新建楼房中,很多人家都装有闭路电视监视器。受访的本地人经常投诉说外地人的到来恶化了当地的治安,指责外地人小偷小摸,甚至入户抢劫。老一辈的人常常回想起80年代时“夜不闭户”的情况,而对现在贵屿的治安状况表示不满和担忧。
  
  然而,本地人和外地人之间在实际上又相互依赖。本地人从电子垃圾拆解业中获得厚利的同时,深知拆解电器对身心可能造成的伤害,因此,极少本地人愿意参与到具体的拆解工作去,除了简单清洗塑料这样一些的确轻松而又没有伤害的简单工作。具体拆解的工作几乎全部由外来人承担,本地人因此付给外来人一份微薄的工资,这成了外来工在当地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和拆解业相关的几乎所有的体力工作,比如转运、装卸货物,也几乎全由外来人来承担。因而电子拆解业在贵屿的兴旺和本地人的“寄生性”提供了大量的工作机会,吸引了大量的外地人。而这些人员的聚集又提供了一个很大的市场,给那些从事小生意经营的外来人提供了市场空间和经营机会。
  
  于是,这样两个生活在同一地点而又互相隔离的世界构成了贵屿目前生活的两大部分:本地人世界和外来人世界。这两个世界人们相互隔阂,又相互依赖:这就是贵屿人“二元分割”的社会结构。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贵屿已经绝对是一个“非农社会”。在贵屿,早在90年代初,远在本地水质遭受严重污染之前,土地就已经开始大面积抛荒。在贵屿镇的范围内,极少看见人工栽种的农作物。当我们因为看见成片的抛荒的土地而诧异地询问时,得到的答案是往往是“现在本地人谁还去种地啊!”。不种地的原因一方面当然是因为这里是内涝区,收成没有保障,但是更加重要的一点是:务农根本就不可能让当地人发家致富。因此,本地劳动力很自然地转移到收入极高的电子垃圾拆解业上。
  
  在贵屿的四个片区中,贵屿镇区、上练和港后片区80%以上的本地居民以电子垃圾拆解业为生,南阳片区由于开展的时间偏晚,参与的程度略低,但也有超过50%的本地居民从事和电子垃圾相关的生意。自90年代中期以来,每年贵屿镇回收处理的电子垃圾在百万吨级以上。有几个关键性的数据可以说明问题:该镇每年回收的塑料在15万吨以上,回收铁、铝、铜、锡等常用金属20万吨以上。这样大规模的回收,在当地又缺乏真正上规模的工厂的情况下,需要普通作坊的参与量可以想见。
  
  电子垃圾拆解业给当地人带来了丰厚的收入。在调查中,我们遇见一位南阳的从事电器拆解的老板。他在1994年左右开始进入这个行业,刚开始时,老板住的是普通的下山虎的老房子,骑的是一辆电动自行车。两年后,他就买了摩托,再过两年,建了两栋3个门面的6层高的楼房,还有两辆小车。在贵屿,他只是数以百计的例子中普通的一个。除了前面已经提到的成片的新建楼房,当地富庶的另外一个明显标志是当地的学校和公共活动场所。贵屿镇辖区有四个中学,10多所小学,除了初建时间相对较早的贵屿中学,其他3个中学和所有的小学都建得非常漂亮:大面积的占地,漂亮的教学楼和办公楼,甚至还有漂亮的图书馆。在某种程度上,这些村级和镇级的中小学完全可以称得上“豪华”。由于所有这些中小学都是当地财政和乡民集资而建,当地的富庶由此可见一斑。

  除了拆解业,当地的第三产业也非常发达。在镇区,高中低档的饭店、酒店一应俱全,生意虽然比前两年有所不如,但是仍然非常好。在几条主要的街道上,各种店铺互相连接,从早上7点多陆续开门,一直营业到晚上10点多。4家颇具规模的超市各据一处,位置非常合理,生意兴隆。就算是偏僻的小街巷甚至在镇区之外的村里,各种各样的店铺仍然非常多见。当地娱乐业和色情业也非常发达,稍微上档次的饭店和酒店,所有的餐厅都是一个个的卡拉OK包房,里面的众多的妙龄小姐穿梭来往。一到晚上,这些地方的门口往往停了大量的摩托车和汽车。而在当地的发廊,多数情况下是小小的门脸里面坐着10几个年轻小姐在等待着客人。
  
  本地人的消费习惯也很有代表性,和许多迅速致富的地区一样,当地人消费习惯是“只买贵的,不买对的”。在我们的入户访谈中,可以看见当地人豪华的楼房里面豪华的装修,名牌的家用电器(多数为进口,而且明显不是二手回收货),以及其他各种各样的“摆阔”的行为。本地老板几乎都吸烟,最差的烟也是20多元一包的“芙蓉”,稍有身份的商人,几乎清一色抽3、40元一包的“中华”。在前几年,贵屿的拆解业还处于自由发展的时候,本地人的消费习惯更加随意,“那个时候真是好赚钱。你看这个三轮车,那时候从贵屿到龙港,要25块钱一趟。本地人从不讲价。现在呢?5块钱!”。正如前面提到的那位当地人说的:当地人买东西,只要他们喜欢,他们就要买下来。这种消费习惯使得本地的物价至今仍然要高于广州。
  
  然而,和其他地方一样,贵屿也存在着严重的两极分化的现象。在当地,还有一部分当地人非常贫穷,他们是那些没有参与电子垃圾拆解业的农民。由于内涝区本身环境的影响,更由于电子垃圾拆解对当地水质的污染,这些农民在很大程度上放弃了耕种。但是,当地这些不再耕种的“农民”,一方面没有本足够的资本投资到拆解业中去,另一方面,由于在作坊里打工的绝大多数都是外地人,因此他们也决不愿意“自掉身价”去打工。很多这样的贫穷的本地人家庭甚至不能供孩子们上学。这些不适应的农民是当地恶劣的自然环境和电子垃圾拆解业双重的牺牲品。

  富足的背后——拆解业的负面影响
  
  电子垃圾拆解业需要很高的投入来控制对当地的污染问题,但是以作坊生产为主的贵屿根本就不可能配备那些昂贵的设备。在中国,就算是一些国家级的大型企业都对污染处理问题带来的费用感到难以承受,这些小家庭作坊自然也就更加不可能承受。为了节省成本,这些作坊采用最原始的方式进行生产,并用最简单的遗弃方式处理已经没有回收价值的那些废品:这样的最直接的后果就是环境的高度污染。

  首当其冲的是贵屿镇大大小小的河涌。这些见证了贵屿作为上个世纪前半叶潮汕地区的水路枢纽的大小河涌,在贵屿电子垃圾拆解时代成了最好的垃圾倾倒堆放坑。已经没有回收价值的废旧电路板,被去掉了所有塑料、金属部件和电子元件的显示器的显象管,各种边角塑料,甚至提取各种残余金属之后的没有使用价值的强酸,以及生活垃圾,在90年代时期大量倒入这些河涌之中。这些河涌很快就成了重金属严重超标的臭水塘,并迅速进一步污染土地和浅层地下水。还在90年代中期,除了河涌相对较少的南阳,贵屿镇镇区、上练片区和港后片区的地下水已经完全不能饮用,这里的居民那时就已经面临着买水的窘境。在2001年贵屿镇的电子垃圾拆解业被曝光之后,政府开始整治河涌,严禁乱倒污水和垃圾,并开始疏通河水。但是至今,大部分河涌还是呈现墨绿色,继续散发出难闻的气味,并继续污染着土地和地下水。

  由于水源受到污染,而买水毕竟是需要成本,因此他们还是会使用地下水用来洗涤生活用品和用具,有时甚至包括清洗餐具,导致的非直接饮用和污染。而运水的过程也存在着诸多不可控的环节,因此,当地人因为饮水而引发的健康问题非常多。其中最常见的就是肾结石。我们访谈过的所有的医生,几乎都把肾结石列为当地最为常见的疾病之一。

  河水的污染,不仅使当地人失去了方便的饮用水的来源,还使他们生活环境受到严重的影响。有些年纪的当地人都能回想起当时河涌水清时贵屿的风光和景色,有一个当地干部甚至还很动情地说起他们小时在河涌边玩耍的故事。而现在,他们只能面对这样一条条散发出难闻气味、充满重金属的河涌。然而,失去了玩耍乐园的贵屿当地的孩子们确未必明白这一点:我们在当地的调查过程中,有4次看见当地的小孩就在这些墨绿色的、肮脏而危险的河涌里面游泳,怎么劝都不肯上来。

  贵屿的空气也是受到当地人诟病的第二大方面。贵屿镇地处低洼之地,周边都是丘陵地区。在整个贵屿范围因为烘烤电路板、焚烧垃圾和塑料回收生产等产生的大量有害气体和悬浮物,很难通过空气的自然流动而散去。因而,在整个贵屿地区,空气的质量非常差。
  
  每天,我们从驻地陈店镇前往贵屿的时候,能够很清晰地辨别出空气质量在一点点的变化,最后到了贵屿的时候,尤其是镇区的北林村和上练片区,空气就会变得非常的浑浊。
  
  由于空气污染而导致的呼吸道疾病是当地人常发病之一。一般医生都把呼吸道疾病放在感冒之后,和肾结石并列为当地第二大常见疾病。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由于抵抗力较弱,那些年纪尚小的儿童是呼吸道疾病最大的受害人群之一。

  在贵屿,另外一个引人注目的方面是大量抛荒的土地。在华里西、贵屿和南阳之间的路旁以及龙港村路旁那些成百亩的抛荒的土地,有些已经长满了荒草,看上去已经起码有好几年没有耕种过了。而我们调查的结果是,除了在龙港东部以及南阳乡等地还有少量的稻田依旧在耕种外,整个贵屿的其他稻田都基本上被抛荒,或者给当地人用来做了厂房、仓库或者垃圾堆放地。只有从贵屿到南阳的路上左面的几百亩的稻田有些让人意外。
  
  在我们的预调查的时候,从贵屿到南阳的路上左右两面几百亩的稻田明显都已经抛荒多年,右面的稻田有一部分被用来做了一个养鸭场,但是左面的稻田全是荒草一片。然而5天之后,在我们的正式调查的期间,我们发现左面的几百亩稻田中,靠近路边的几十亩都已经重新耕开并插上了秧苗。当我们惊奇地询问原因时,才知道在我们预调查走后的几天里,国务院六个部委连同汕头市市政府来到本地检查,这些稻田就是那时给赶种上的。

  传统与现代——传统价值观念对贵屿人影响
  
  和本地经济的增长相对应的是当地人对传统价值观念的刻意维系和保留。在贵屿当地,最漂亮的建筑有三类:学校,老年活动中心和宗祠。学校是为了教育子女,老年活动中心是为了赡养老人,宗祠则是拜祖先的场所,这三者历来是中国乡村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虽然今天的“老年活动中心”在传统乡村社会一般未必会有专门相对应的建筑)。这三者在当地的受到的重视程度表明传统的“爱幼、尊老和宗族观念”的典型传统价值观念依然在当地起着重要作用。
  
  在今天贵屿划分的四个行政片区,每个片区都有2-3所小学,3所以上的幼儿园,同时每一个片区都有一个中学。一般在一个片区,看见有围墙的一个大型院子,和几座漂亮大楼,就知道肯定是当地的学校。其中,龙港的中学,渡头村的小学,华美的小学和南阳片区的小学都建设的非常豪华漂亮,远胜许多城市里的中学和小学。而龙港和南阳的老年活动中心是当地老年活动中心中比较突出的:占地上千平方米的三层楼房,以及一个精致小花园。
  
  在四个片区随处可见的各种大大小小的宗祠,则是宗族势力和祖先崇拜的典型体现。其中,规模宏大的南阳乡郭氏宗祠,北林村陈氏宗祠,渡头村马氏宗祠和龙港村彭氏宗祠,以及每个片区各有一个的豪华“老爷”庙,是当地宗祠的典型代表。
  
  贵屿当地传统价值观念在现代生活中的体现还在于其生育抚养观念:贵屿本地人在很大程度上保留了传统的“多子多福”的观念。超生在贵屿是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更由于以往本地是一个“三不管”的地带,对计划生育的控制非常薄弱,因此在我们的访谈中发现,几乎家家户户都有2个以上的孩子,拥有7个、8个甚至10个以上孩子的家庭也并不鲜见。潮汕人对子女数量的传统要求在贵屿这个特定的地区发挥得淋漓尽致。
  
  在传统观念保留比较完整的情况下,传统的乡村社会的社会组织——宗族在社会生活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我们在贵屿调查的前半期时间都属于“鬼节”期间,因此我们在几乎每一个村庄都可以看见村庄入口以及家家户户门口插的那种一人多高的“大香”。这种大香是潮汕地区特有的拜祭“老爷”时候用的祭香,价格非常昂贵,便宜的一支也要几十元,贵得要一两百元一支。因此一次拜祭尤其是“鬼节”和“春节”的大拜祭花费很大,殷实一点的人家光是买香都要花去几千元。
  
  正如当地人所描述的,“拜‘老爷’是我们最重要的事情,在拜‘老爷’时,生意可以不做,事情可以不做,但是‘老爷’不能不拜。”“很多经济情况稍差一些的家庭,会把半年一年的辛苦收入积累起来,然后花在拜‘老爷’。”当地祭祀之盛,可见一斑。
  
  每次这种大型的需要非常细致的组织协调的祭祀活动,都是按“姓”进行、由宗族来组织。这种有着长久的历史渊源的联系使得宗族和贵屿本地人生活中最重要的祭祀牢牢联结在一起,从而获得了强大的生命力和影响力。

来源:转载
作者:


精彩推荐
iPhone带动人们对触摸屏的兴趣
Wii需求量猛增
专题:智能手机全盘点
三峡水电机大揭密
“变形金刚”女主角狂野大片
 [视点] 关于半导体无厂公司的几个经验教训
 [视点] 2008年:十大顶级芯片故事!
 [视点] 从"馒头事件"看网络舆论"泡沫":
 [视点] 视频网站不会成为"下一个SP"
 [视点] 电脑病毒肆虐 电脑职业责任险应声而
 [视点] 神州数码全面进入郭为时代
 [视点] 2007年十大IT事件回眸
 [视点] 从胡紫薇事件看数字地图服务商
 [动态] 日韩半导体 专业化分工大潮下求生存
 [动态] 未来十年车用LED年销售额将会翻倍
 [动态] 集成电路产业持续快速增长 不断升级
 [动态] 冰城环保冰景:半导体照明灯省电没污
 [动态] 中国领衔 全球多晶硅产能三年或将翻
 [动态] 08奥运会是中国电子行业加速发展的
 [动态] 关于半导体无厂公司的几个经验教训
 [动态] 07我国电器及电子产品出口3000

图片新闻
选购液晶电视牢记五项要点
拆完nano拆touch!
中国的“电子垃圾之都”
iPhone带动人们对触摸屏的兴趣
Wii需求量猛增
戴尔被召回型号笔记本突然起火
专题:TV Game
专题:数码相机专题
专题:智能手机全盘点
最新资讯
 TD阵营又添悍将,锐合X6势代全面解析
 时尚又具性价比,锐合X6智能手机评测
 九月网推出PC版阅读器 实现纸书电子版下载
 九月网获新媒体节最具影响力数字图书网站殊荣
 日韩半导体 专业化分工大潮下求生存
 未来十年车用LED年销售额将会翻倍
 中东部地区暴雪严重影响PCB工厂产能
 变频器的选型知识
热点推荐
 视频20亿风投逢"规"化水?
 数码时代的阅读方式
 英特尔和OLPC闪婚背后
 高科技“冰冷”师生关系
 揭开博彩网站隐秘利益链
 冒用小布托之名 社交网站"脸谱"废除假主页
 从柯达到诚信,乐凯如何完成救赎
 克丽感悟:08’IT产品产业预言
市场分析
 中东部地区暴雪严重影响PCB工厂产能
 市场力量将如何影响未来半导体产业财务模型
 大陆传感器产业面临新发展
 市场趋于饱和 CMOS图象传感器已日薄西山?
 集成电路50周年 预测产业发展四大趋势
 肥水渐流外人田 国外测试巨头设擂中国市场
 我国电子变压器行业高端市场缓慢前行
 报告显示:今年中国互联网用户将达2.44亿
网络通信
 手机上网导航全面升级
 手机窃听:偷你隐私没商量
 中国网民更愿"发言" 论坛数量全球第一
 民意撬开的漫游费铁嘴能吐出多少暴利
 漫游费为什么不能干脆取消呢
 网络安全四面楚歌 反病毒软件面临严峻考验
 广电批电信忽视电视媒体公益性
 电信业2008猜想:“黑匣子效应”仍将继续
消费电子
 变频器的选型知识
 中国电子市场网教你IC翻新货识別法
 MP4彻底取代MP3成主流 四大看点
 我国调整部分电子产品进口关税税率
 索尼游戏机去年末在北美旺销
 高清DVD格式之争难分伯仲 消费者卷入"持久
 电子商务羊群效应显现 步入深耕细作时代
 西门子家电全线涨价5%左右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招聘启事 管理团队 网站广告 世界经理人日报 媒体关注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 安全承诺 | 商标声明 | 使用条款 | 隐私政策
Copyright© 2003-2017 World Executive Group. 世界经理人集团 版权所有
沪ICP备05021455号